王子复仇记——大众与保时捷的豪门恩怨

来源: mai_jia 2009-07-23 00:40:00 只看该作者 |阅读模式
文/麦迦
大众-保时捷的收购与反收购大战,让媒体的视角集中在三个人身上,一个是保时捷首席执行官德林·魏德金,一个是保时捷的现任掌门人沃尔夫冈·保时捷,一个是皮耶希家族的费迪南德·皮耶希——大众集团监事会主席。

  传说中的恩怨情仇是这样的。
  
  1934年,费迪南德·保时捷(有些版本音译为费迪南·波尔舍,已经是享誉德国的著名汽车设计师,同年6月22日,德国汽车制造联合会委托他设计一款价格低廉普及民众的大众车型。费迪南德·保时捷接受了这一使命,一年后,一款功率22马力的4缸小型车宣告下线。并最终在经历了长达3年、240万公里测试后,德国汽车制造联合会同意购买30台。1939年2月16日,柏林车展上展出了由费迪南德·保时捷重新设计的改进车型,希特勒命名为“KdF-Wagen”。之后,因为战争爆发,这款车的研发和生产一度停滞。1945年,二战结束后,大众公司开始重新生产这款民用汽车。并在1972年2月17日以15,007,034辆的打破了福特公司T型车保持的生产纪录。
  
  没错,你一定猜到了,这款普及民众的小型车,就是闻名世界的经典小型车——甲壳虫。实际上,直到1968年,“甲壳虫”的名字才第一次出现在大众公司官方的广告里。
  
  而费迪南德·保时捷凭借甲壳虫的卓越设计,成为大众汽车公司历史上的重要人物之一。
  
  随后的事态演变超出了我们的预想。
  
  费迪南德·保时捷不但是天才的设计师,还是天才的商业运营大师。在随后的岁月里,他一手缔造了另一个汽车品牌——保时捷。在1951年临终时,他将部分财产给了心爱的女儿路易丝,也就是上文提到的费迪南德·皮耶希的母亲;同时将另一部分财产给了他的儿子费里·保时捷。女儿与儿子继承的比例是“四六开”。这一传统延续至今(目前的共同基金中,保时捷家族占股62%,皮耶希家族占股38%)。
  下面的主角——费迪南德·皮耶希开始登场亮相了。
  
  这位费迪南德·皮耶希先生,也就是费迪南德·保时捷的可爱小外孙,费里·保时捷的聪慧小外甥,从小就争强好胜,不甘人后。1960年,23岁的费迪南德·皮耶希还是保时捷公司发动机调试处的一名小职员,随着职位逐步升任到部门主管,皮耶希的野心开始显露,他擅权跋扈的作风让保时捷家族成员深为不满。1972年,皮耶希被自己的舅舅费里·保时捷无情解雇,愤怒之余,皮耶希通过进入奥迪开始策划复出。
  
  剩下的故事惊心动魄,余波延续至今,仿佛一场跌宕起伏的汽车版王子复仇记。
  
  费迪南德·皮耶希凭借自己的才干和毅力,从奥迪汽车一路杀入德国最大的国营汽车公司——大众汽车的核心部门,最终在1993年成功登顶,担任大众汽车公司CEO,2002年起,出任大众集团监事会主席。仰赖皮耶希的远见卓识,大众旗下目前已经集聚8大品牌,且每个品牌近年都盈利颇丰,整个集团税后利润达到47亿欧元。
  
  而皮耶希对舅舅费里·保时捷和整个保时捷家族的复仇计划,才刚刚开始。在皮耶希的藐视的目光里,似乎在证明,保时捷失去了他,将是一个天大的损失。这种快感,一直持续到2009年,才昭然若揭。
  
  与此同时,保时捷家族对皮耶希和其掌控的大众,也正在密谋一场精彩变局。
  
  德林·魏德金(Wendelin Wiedeking),这位保时捷首席执行官,即使这场变局的导演。幕后推手,当然是现任保时捷公司监事会主席的沃尔夫冈·保时捷(Wolfgang Porsche),当年将外甥费迪南德·皮耶希赶出家门的费里·保时捷的儿子。
  
  作为保时捷现任掌门人的沃尔夫冈·保时捷,被媒体评价为“冷静客观、睿智诙谐”。1998年,其父逝世后,沃尔夫冈·保时捷被选为保时捷家族的发言人,并于2007年1月最终接手保时捷监事会主席一职。
  
  余下的故事,就是66岁的沃尔夫冈·保时捷对72岁的表兄费迪南德·皮耶希的斗智斗勇,夹在他们中间的那个人,就是德林·魏德金。现在看来,这是一位被牺牲掉的枪手。
  
  我们先看看德林·魏德金的履历。
  
  德林·魏德金是一位能干的家伙。在其上任保时捷总裁后,他大力改进和开拓了保时捷的产品线,不仅引入低端跑车Boxster、卡宴SUV、Cayman等大受欢迎的车型,而且还蓄谋进军四门跑车市场。在其领导下,保时捷的销量一路扶摇直上。
  
  而在这些成绩的背后,还有一双“冷静客观、睿智诙谐”的眼睛盯着他的另一个计划。
  
  事实上,从将野心勃勃的费迪南德·皮耶希扫地出门的那一刻起,沃尔夫冈·保时捷对这位表兄的忌惮就没有一天消停过。在费迪南德·皮耶希重新崛起的时候,一种巨大的阴影就笼罩着保时捷家族的头顶。保时捷家族的这种心态,通过其代言人德林·魏德金的行事风格就可见端倪。自从德林·魏德金上台之后,性格倔强作风硬朗的魏德金就与皮耶希关系一直很僵。
  
  1990年开始,保时捷开始密谋收购大众汽车,真正的行动开始于2005年10月,一切都在悄悄地进行。
  
  为了规避德国证券法持股超过5%必须公示的规定,保时捷联合美林、德意志银行等操盘手,通过不同的账户进行收购。
  
  这种秘密手段,一直持续到2007年3月,收购计划被媒体踢爆时,保时捷已经完成了对大众持股31%。
  
  在这场收购大战中,拥有投票权的普通股对保时捷而言至关重要,而不具有投票权的优先股作用不大。保时捷只要拿到了超过50%的投票权,也就得到了大众的控制权。在2007年保时捷收购战略暴露以后,它还需要将持股从31%提升到50%。
  
  一时间,保时捷收购大众的蛇吞象,震惊全球。在人们的想象里,似乎最应该感到震惊的,当属费迪南德·皮耶希。奇怪的是,皮耶希并未表示出多么惊讶。
  
  无论如何,保时捷收购大众堪称完美。当时,为防止大众被海外投资者收购的《大众法》正面临着被废除的局面。届时,作为上市企业的大众将暴露在全球所有金融巨鳄的血盆大口之下。与其落入外人之口,由保时捷家族来完成收购大众,岂不是上佳之选,。
  
  
  事实上,祸根从保时捷收购大众之时就埋下了。
  
  首先是资金困境。
  
  保时捷之所以敢于大额举债并购大众,自然离不开银行的资金支持。而银行之所以愿意提供如此巨额的借款,是因为一种侥幸心理。在保时捷方面出示的计划书里,一旦收购成功,新组合的大众公司,107亿欧元的现金储备足够还债。并且,在德林·魏德金的并购重组方案里,还包括出售大众旗下的斯柯达、宾利、兰博基尼等品牌,这些都是保障。
  
  而千算万算,终不如天算。正当德林·魏德金和沃尔夫冈·保时捷痛饮庆功美酒的时候,一只美国西海岸的蝴蝶,翅膀细微颤动了几下,导致了一场席卷全球的金融危机。此时,保时捷已经从大众股票收购案中狂赚68亿欧元,离成功只一步之遥。
  
  后面的故事,我们已经猜得几分了。
  
  突如其来的金融危机让美林等一连串证券担保公司接连破产,欧美各大银行危机重重,紧张之下都捂紧口袋,紧急催款。而此时的保时捷公司主营业务,也随着金融危机大幅滑坡,原定去年年底控股大众50%的目标,被推迟到2009年年初才对外宣布。随后便是长达5个月的静默,并购未取得任何进展。而市场上“谣言”四起——保时捷已经负债90亿欧元!陷入资不抵债的泥淖!
  
  让我们将目光向后,看看过去的几年,发生的事情。
  
  颇有意味的是,让保时捷陷入财务困境的“罪魁祸首”便是“蛇吞”大众的收购计划。资料显示,在2009年1月份增持大众汽车股份至51%后,保时捷的净债务激增,此后,官德林·魏德金和沃尔夫冈·保时捷向各方求助,但负债90亿欧元资不抵债的传闻,加上金融危机的余波,没有人敢于接盘这个烫手山芋。
  
  费迪南德·皮耶希终于露面了,不同以往的是,这次,他是以保时捷家族拯救者的面貌出现的。
  
  而皮耶希的要求很简单,就是整个大众-保时捷汽车帝国的控制权。
  
  王子复仇记的尾声,由此揭破。
  
  实际上,保时捷想越过皮耶希,是不可能实现控股大众的。而对于保时捷欠下的90亿欧元负债,作为保时捷持股人的皮耶希,也应当是了解机密信息的。而这么多年,皮耶希一直默默计划的复仇大业,终于水落石出了。
  
  当然,这可能只是我们的一种猜想,此时的皮耶希,这位一度落魄的“王子”,正不露声色、有条不紊地清理战场。
  
  目前的保时捷,以累计超过100亿欧元(合141亿美元)的净负债,让德林·魏德金和沃尔夫冈·保时捷颜面尽失。2009年5月6日,走投无路的德林·魏德金和沃尔夫冈·保时捷,向皮耶希伸出了求援之手。
  
  保时捷和大众宣布进行合并谈判。
  
  
  但战事远远没有结束。
  
  原定于5月18日举行、吸引了全球目光的大众与保时捷的合并谈判,因皮耶希临阵缺席而告吹。
  
  此时的皮耶希开始施展其胜券在握的拖延和羞辱战术。
  
  5月11日,皮耶希终于微笑着亮出了底牌:由于外界传言保时捷巨额亏空,在谈判之前,保时捷汽车必须公布其财务状况,并将首席执行官魏德金扫地出门。底牌的另一面,答案已经昭然若揭——保时捷必须卖身还债,用保时捷的主营业务以及家族在祖籍奥地利的保时捷贸易控股公司来换取大众汽车的股份和现金。
  
  结果只有一个——保时捷家族彻底失去新集团中的发言权。
  
  这显然是沃尔夫冈·保时捷难以接受的。皮耶希的方案被斥为“无稽之谈”。
  
  而公布财务状况,显然也是在将保时捷的军。皮耶希很明白,如何处理90亿欧元的债务,办法只有两个,一是引入新的投资者,二是用大众的盈利来还债。
  
  后者,其实就是接受皮耶希的条件,至于代价,前文已经提到了。
  
  既然第二条路行不通,沃尔夫冈·保时捷只好选择第一条路,引入新的投资者。但这种选择,无异于肥水宁肯流进外人田,结果只能是两败俱伤。无论对保时捷家族,还是对皮耶希家族,外人的介入,必然将削弱两大家族的控制权。
  
  究竟结局如何,皮耶希在屏息等待。
  
  外界也在屏息等待。
  
  皮耶希等待的沃尔夫冈·保时捷的妥协。
  
  外界也在等待的是最终的结果。
  
  与此同时,皮耶希还在释放一种信号——正如大众首席执行官文德恩18日所言,在合并问题上,大众“并不着急”。
  据媒体爆料,皮耶希实际上已经物色了通用汽车欧洲分公司的总经理卡尔·福斯特取代魏德金担任保时捷主管。皮耶希还分别提名大众现任首席执行官文德恩和首席财务官汉斯·迪特尔·帕奇分别担任未来新公司主管。
  
  不过,来自保时捷方面的消息截然相反。保时捷方面依然希望魏德金作为全新汽车帝国的掌权者。
  
  也有消息称,魏德金已经准备离职,正在和保时捷公司谈判,以希望获得将近1亿欧元的解雇费。届时,负责保时捷生产与物流的董事会成员迈克尔·马赫特(MichaelMacht)接替魏德金担任行政总裁。不过,魏德金拒绝透露他将何时离职。
  
  而沃尔夫冈·保时捷依然在沉默。
  
  最后,我们要说的是,无论结局如何,这场旷日持久的收购大战,不仅仅让我们看到了两大家族50多年的恩怨纠结,还有德国人的铁血和耐心。王子复仇,十年不晚。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收藏
收藏0
转播
转播
分享
分享
分享
淘帖0
支持
支持2
反对
反对0

大神点评1

跳转到指定楼层
沙发
mai_jia 2009-07-23 01:45:44 只看该作者
  没有人发表意见嘛?
#2
lzard 2009-07-23 02:29:09 只看该作者
  3
#3
补牙 2009-07-23 02:45:40 只看该作者
  原来保时捷和大众还有这么一段恩怨情仇。其实保时捷15年的蛰伏,我觉得文中的这段不是很清楚,尤其是当持股大众31%的股份的时候,是由机构持股的,而且最主要的一点,大众有“大众法”的保护,是德国政府为了杜绝任何一家公司控股大众的可能性。这个是有国家利益存在的。其次萨克森州的不断增持也不会让保时捷那么一帆风顺。
  
  果真,峰回路转,一场经济危机打破了保时捷的美梦。几乎成为完美教科书般的收购案,被意外的打击弄的风生水起,一场收购和反收购如传奇般的上演了。
  
  但是2个家族的博弈恐怕依旧会进行。
#4
巴乔丹 2009-07-23 03:15:16 只看该作者
  有着大众法的保护,再加上萨克森州的20%股份,保时捷真正的收购大众永远是不可能实现的。。
  
  
#5
神鸡蛋 2009-07-23 04:05:43 只看该作者
  学习
#6
mai_jia 2009-07-23 05:46:58 只看该作者
  对于德国政府制定的旨在保留下萨克森州政府否决权的新《大众法》,欧盟已经发出了新的威胁,称将再次把新《大众法》告上欧盟法庭。而在大众与保时捷内部,大众监事会主席费迪南德皮耶希与保时捷董事会主席沃尔夫冈保时捷则正进行着明争暗斗的权力之争。
  
   欧盟委员会认为,德国政府并未按着欧盟的要求对原《大众法》进行修改,新《大众法》依然保留了拥有大众20.3%股份的下萨克森州政府在公司经营和抵制外来收购时的否决权条款,这违反了欧盟有关资本自由流动的相关准则,所以必须予以取缔。
  
   2007年10月,,并责令德国政府对其进行修改或废除该法。德国政府对此作出了积极的回应。但在欧盟看来,德国人做得还不够。
  
#7
补牙 2009-07-23 07:58:55 只看该作者
  呵呵 当然了,要德国人把自己的骄傲拱手送人,这个不太可能。其次,这次保时捷的收购,真是够咱们中国汽车学习一阵子的,做什么事都不要那么高调,就如同力拓收购!
#8
飞车太保 2009-07-23 11:17:41 只看该作者
  世事难料啊。。
  
  本来期待观看保时捷蛇吞象的好戏,结果被反吞了。。
  为什么说引入新的投资者不行?为什么不废除大众法?难道大众就那么挣钱么?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